中国开发网: 论坛: 程序员情感CBD: 贴子 1002568
Fish:默虹|海战片《灰猎犬》背后:孤独的舰长们
https://page.om.qq.com/page/OD4tVq9rqw5-JfXoAVFNecZA0

默虹|海战片《灰猎犬》背后:孤独的舰长们

默虹美海军学习小站
2020-07-07
一、小说家+剧作家

汤姆汉克斯海战电影《灰猎犬 greyhound》原著作者C.S. Forester是著名小说作家,写了40多本书,尤其是关于皇家海军军官Horatio Hornblower的8本拿破仑战争时期的海军小说系列。他同时还是好莱坞的著名编剧,自己写了十多部剧本。早年在英国创作,1942年移民美国。

而且他写剧本极具画面感:先想象场景,而且是按照4个维度反复琢磨,代入代出角色,以至于最终跟电影画面相差无几。所以他也自诩为“键盘导演”。

汤姆汉克斯这部greyhound就来自他1952年发表的小说the good shepherd“杰出牧羊犬”。

故事围绕虚构的美海军舰长George Krause,40来岁,指挥驱逐舰“基林”号,在大西洋执行护航,对抗德国U艇。

Forester海战小说的一大特点就是注重细节,展示了他对海军技战术的理解。以至于读者都以为他曾经在海军服役过。

其实forester没有从过军,哪怕是生死存亡的二战期间,也因为自己身体原因在1940年没有通过征兵体检。

于是forester转而成为观察者,记者,作家,来深入战争。

他自己的航海经历,一个是来自30年代一次乘坐邮轮的跨大西洋之旅。再就是1943年被派驻到美海军“弗莱彻”级驱逐舰DD-526 USS Abner Read的近一个月的采访之旅。

二、驱逐舰上的1个月

当时forester担任英国政府的宣传员,为美国的亲英媒体写稿子。与此同时,美国政府也希望向英国民众宣传美国的贡献。所以美海军部长frank knox,以前也是一名媒体人,亲自拍板,命令forester作为贵客搭乘美驱逐舰USS Abner Read,参与几次阿拉斯加的作战任务。

此次出海的头几天,forester也是晕船地不行。熬过来之后,就全身心投入军舰上的采访和学习中。

他大量的时间都耗在舰桥,其他时间在船上各处钻。尤其是他肯问问题,力图搞清楚所有关于驱逐舰运作的细节,做了大量笔记,尤其是跟航海长john hodapp聊了不少,后者后来为他的小说勘误和写序。

从john hodapp那里,forester听说了当时另一名舰长george hunter,以前在驱逐舰DD-348, USS Farragut上hunter是hodapp的舰长。

基于hodapp的口述里,forester创作了george krause舰长这一人物。

悲剧的是,forester在1943年6月底离开驱逐舰USS Abner Read,两个月后的8月13日,USS Abner Read就在阿留申战役中挨了日本人一颗水雷,20多米的船尾被炸断沉没,71人伤亡。沉没的部位就包括了forester的住舱。

1944年11月1日莱特湾海战中,USS Abner Read被一架日军“神风”自杀式飞机撞沉。

三、注意细节

汤姆汉克斯拿到本子的时候,也是想怎么把驱逐舰的细节搞好。

第一个好处是,他获准去安纳波利斯海军学院取景。在这里不仅搞清楚了海军的军衔制度、指挥线、通信规则、管理原则等等细节,包括如何从舰上厨房把咖啡送到舰桥,舰长一般待在哪个位置。

而且军官学校还有一艘训练用的码头巡逻船YP,所有学院都要在上面实习和训练的,拥有比较真实和传统的舰桥设备。

汉克斯也没当过海军,但也在这里被学院和游客认出来了,愉快的合影,并也喜欢上了学院特产——螃蟹饼干。

另一个好机会时,路易斯安娜州baton rouge陈列的一艘二战驱逐舰DD-661,USS Kidd。这是目前美国仅存保留二战状态的现存驱逐舰了。但舰上无法允许在狭窄的驾驶室进行拍摄。所以汉克斯团队实地进行了大量的测绘工作,然后在摄影棚里原样搭建出1:1的舰桥,完成了电影里大部分戏份的拍摄。再加上给电脑特调建模提供了准确的素材。

四、孤独的舰长

在forester大部分小说和电影剧本里,都喜欢刻画一个孤独的主角,就像早年那些舰长们,那时候没有啥好的通讯设备,在距离基地几千海里以外的茫茫大海上,自己的战舰,自己,就是孤独漂泊的,一切靠自己决策,不管是航行、作战、甚至遥远海外的政治和外交任务。

电影greyhound里面更是如此,krause舰长战前职业生涯堪忧,上级似乎不看好他,迟迟才晋升舰长,没有实战经验,妻子离婚,下属们也怀疑他的能力,同行的编队友舰都是比他年轻但战斗经验丰富的舰长,当时的早期雷达、声纳等设备都不好用,海军的通讯手段也不靠谱——舰长自己堪称孤独的人。就是在这样一个前提下,舰长投入了漫长、疲劳、又要时不时保持兴奋和警惕的护航战,描写了大量舰长的情绪波动和变化,压力和疲劳下的决策。

Forester写小说也是如此,一开始不动笔,而是进行场景想象和构思,长达几个月,然后开始写作,一般三个月,一口气写到尾,然后感觉“整个人被掏空”。

汉克斯拍电影这次也是这种感觉,拍完了感觉“整个被掏空”。

而笔下的舰长也是,每次战斗结束,就是完全陷入自己床上,累得几乎失去意识。稍微休息,然后等待下一次战斗警报——这也许就是作者和导演想展示给观众的真正的大西洋上舰长们的故事吧。

from: Voyage To The Screen, by Craig L. Symonds, USNI naval history, august 2020
大家都是出来卖的,何苦自己人为难自己人
那些活好的,或者活新的,或者花样多的,
或者老板拉皮条功夫好能拉到肯多花钱的客的,
拜托不要老是打击年老色衰的同行了

老鱼记事 老鱼侃棋 老鱼围脖


相关信息:


欢迎光临本社区,您还没有登录,不能发贴子。请在 这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