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开发网: 论坛: 程序员情感CBD: 贴子 1002734
Fish:史丹利搬离深圳,员工:解散赔偿这么高 没有一个人是悲伤的
史丹利搬离深圳,员工:解散赔偿这么高 没有一个人是悲伤的

实探丨老牌名企史丹利搬离深圳,8月刚获评坚守先进制造标杆,但“没有一个人是悲伤的”

  “我工作二十多年了,解散赔偿这么高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可以这么说,我们工厂没有一个人是悲伤的。”站在园区门口,一位史丹利百得深圳工厂的经理如是说。就在两天前,这家工厂刚刚被解散。

  虽然头顶深圳市宝安区“坚守先进制造标杆企业”的光环,但现实中沉重的经营成本却让这家老牌美资制造企业——史丹利百得深圳工厂不得不选择离开。

  三天内解散千余名员工,就地解散的工人被周边企业迅速吸纳,招工企业从南山区、东莞市甚至浙江省远道而来,大多数却扑了个空,从中得以一窥“招工难、用工荒”的境况。

  (众多招工者涌入史丹利深圳工厂门口“抢人” 唐维/摄)

  经营压力迫使工厂外迁

  10月26日,史丹利百得精密制造(深圳)有限公司(下称史丹利深圳)发布公告称,随着市场整体环境的变化和行业内竞争的加剧,集团基于战略发展需求不得不重整业务资源以提升市场竞争力。在经过慎重分析与讨论之后,公司股东和董事会遗憾地决定,自2020年10月26日起全面停止生产经营活动,并提前解散史丹利深圳。

  前述经理告诉证券时报记者,工厂解散后将搬去苏州与百得(苏州)电动工具有限公司合并。“苏州的地是我们自己的,这里是租的。我们在这里有十年了,明年租期就到了,租金涨得太高,现在要38块钱一平方,根本接受不了。”
image

  (史丹利深圳工厂所在的工业园门口 毛可馨/摄)

  史丹利深圳实际上是众多制造业企业的一个缩影。它们在改革开放初期随着“三来一补”的浪潮扎根深圳,近些年却受到城市发展挤压而迈出外迁的步伐。

  史丹利深圳是美国企业史丹利百得(Stanley Black & Decker)在华设立的全资子公司,主要生产经营电动工具、吸尘器及附件等产品。史丹利百得则是一家老牌工具制造商,其前身是史丹利公司(The Stanley Works),2010年,史丹利公司宣布与百得公司合并组建“史丹利百得公司”,目前位列2020财富500强第220名。

  1995年,百得公司进入中国,在苏州新加坡工业园区成立了百得(苏州)电动工具有限公司。一年后,百得与香港捷和发展有限公司合资的深圳沙井捷和百得制造厂成立,在史丹利与百得合并后成为了现在的史丹利深圳,位于深圳宝安区的石岩捷和工业城。

  工商资料显示,史丹利深圳成立于2012年,注册资本1000万美元。2019年,史丹利深圳实现营收20.2亿元,净利润1.5亿元,负债总额5.6亿元。公司缴纳社保员工数量从2016年的1778人下降到2019年的1087人。

  上述经理对工厂目前的经营状况颇有自信,他表示,今年突发疫情,原本以为订单不好,但实际上是十年以来最好的一年,“现在光是前三季度就做了3.7亿美元的订单,以往全年只有3.2亿美元左右。六月到八月那段时间我都忙死了,自己都上生产线了,那时实在招不到人。”

  史丹利百得总部却透露出一丝担忧。在2019年年报中,史丹利百得指出,公司与提供相同或相似产品和服务的公司,以及生产适用于相同用途的不同产品的公司竞争,这些公司或大或小,通常位于中国大陆、台湾和印度等地,它们的劳动力和其他生产成本远低于美国、加拿大和西欧。此外,某些大客户也会提供与一些公司产品相竞争的自有品牌,作为较低成本的替代品。

  此外,在年报中,贸易保护措施、进出口许可及与之相关的中美关系也成为史丹利百得担忧的不确定因素。

  上述经理面对未来的竞争也感受到了一些压力,“前段时间我去出差考察,发现竟然连小米都开始做电动工具了,它们的外形非常时尚,能吸引年轻人。现在基本上是一个电器工厂就可以做我们的竞争对手,所以我在想我们这些老牌企业也应该朝这方面走一走。”

  2020年8月,史丹利深圳被宝安区表彰为“坚守先进制造标杆企业”。公开资料显示,在宝安区现有的79万家商业上市主体和5万家工业企业中,有18家企业获此殊荣,它们被称为“扎根宝安、坚守实体经济、立高质量发展标杆”。

  然而,荣誉终究敌不过现实的重量,史丹利深圳还是决定离开了。一位在园区招工的中介告诉证券时报记者,像史丹利深圳这样突然宣布解散的并不多见,但近些年深圳的工厂关停外迁已经成为常态,“不外乎土地、人工成本这些原因,很多都搬到越南去了。”

  企业外迁趋势早几年就已现端倪,其中有众多中小企业,还有如华为、欧菲光、立讯精密等头部公司。2019年年中提交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审议的《深圳市2018年中小企业发展情况的专项工作报告》指出,2018年,深圳有91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出现外迁情况,约占规上工业企业总数的1.1%,累计在深工业总产值600亿元,占当年全市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1.95%,企业外迁风险不容忽视。

  工厂员工解散补偿进展顺利

  工厂突然解散,千余名员工的补偿是首要面对的问题。多位史丹利员工及园区物业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工厂给出的补偿方案被广泛接受,并未出现大量员工不满的状况。

  史丹利深圳公告称,公司自2020年10月26日至2020年10月28日与全体员工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在此期间,公司将提供高于法定标准的补偿方案。自2020年10月30日起,公司将依法对不愿意协商解除劳动合同的剩余人员单方终止劳动合同,并支付法定标准的补偿金。

  上述经理称,在协商第一天,全厂一千多名员工就已经全部完成签约,其中正式工人有450名,临时工在此前已经分批遣散。“补偿方案是‘N+1’打底,‘N’按照平均工资算;另外还有工龄补贴,工作大于5年的,多补三个月、2-5年的补两个月、1-2年补一个月;如果早一天签约还有两千块钱奖励。愿意去苏州的员工也可以搬去,但现在还在谈待遇问题。”经理表示,他本人拿到60万左右的补偿,非常满意。

  一位工厂作业工也对补偿方案表示满意,他告诉记者,周一来上班突然接到解散通知,然后就发了补偿协议,“我在这儿工作了八个月,拿到两万多元的补偿金,现在就在周边工厂找找新的工作吧。”

  招工者超过求职者

  28日早上九点,当记者赶到史丹利百得精密制造(深圳)位于深圳石岩的工业区门口时,发现道路两旁挤满了多个工厂的招工者以及人才中介,他们都是看到工厂解散的消息后,第一时间赶来这里招人。一旦有人拖着行李从工业区走出来,马上被大家团团围住,不过出来的人很少搭理,迅速坐上提前定好的网约车扬长而去。

image
  (路边等网约车的离职者,旁边围了两个招工者 唐维/摄)

  通过交谈得知,这些招工者来自深圳各区,以及惠州、东莞等地。一位来自东莞的招聘人员向记者介绍,他们工厂是做医疗相关配件的,工厂规模在200人左右,今年以来生意不错,用人需求迫切,今年以来一直在招人,但一直没补上缺口。昨天看到史丹利深圳解散的消息,今天一早就带了四个人过来厂区门口招聘,但一无所获。

  “为什么招不到人?因为没有人嘛,你看路上走的人都少了很多,没有人怎么招人?其实我们厂福利待遇各方面都还可以,普工平均月薪在6000元左右。”上述招聘人员表示。

  招人难,成为各位招聘人员的共同心声。现场所见,招工人员远多于找工人员。但谈及收获,都是无奈苦笑,“一个人都没有招到”。

  工业园的保安,则是不断用声音驱逐招聘人员,“你们不要全堵在门口了,去旁边,如果要找工作的自己会过去,你们到这里拉人有什么用。”据保安介绍,昨天来招人的更多,路两边都挤满了,不过收获也不大,宣布解散那天,就有好几个大厂的人,直接进入厂区招人,当场就消化得差不多了。

  保安的话也得到了同在一个工业区的某物流公司工作人员的确认。他表示,宣布解散当天,基本上准备继续上班的工人,就都有了合适的去处,他们公司近水楼台先得月,也招了几个。他指着大量的招聘人员说,“今天才来,晚咯。”

  一位史丹利深圳员工向记者表示,他已拿到2万多元的遣散费,工厂的宿舍可以免费住到下个月底,眼下并不着急找下家,准备慢慢在周边找工作。

  在厂区门口,记者还意外见到一位浙江过来的老板,来挖技术团队,他正和一位史丹利技术负责人在厂门外商谈。“史丹利百得(深圳)工厂有近两千多人,主要是临时工多,临时工有1800人,这几个月已分三批遣散,正式工人450个,在宣布解散当天,政府已经组织了几家有实力的大企业,把这些人都招走了。现在收尾工作还留下了100个工人,物料运营团队还需要在深圳经营1-2年。”

  该技术负责人表示,他较早得到公司解散消息,近期已接触了近十家用人企业,包括广州、顺德,以及江浙等地,还在考虑去哪家。“我手下有18个工程师,这几天已经被猎头挖得只剩6个人,你晚一天来也没有人选了。”他向浙江来的老板表示。

  “我看新闻说,‘史丹利深圳工厂解散,数千人失业’,他来现场看过吗?”一位招工人员吐槽道。

来源:证券时报网
大家都是出来卖的,何苦自己人为难自己人
那些活好的,或者活新的,或者花样多的,
或者老板拉皮条功夫好能拉到肯多花钱的客的,
拜托不要老是打击年老色衰的同行了

老鱼记事 老鱼侃棋 老鱼围脖


相关信息:


欢迎光临本社区,您还没有登录,不能发贴子。请在 这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