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开发网: 论坛: 好文共赏: 贴子 652906
lanchong:zt 应试教育的极品老师
应试教育的极品老师(五)

我仔细检查了一遍刚做完的那道题目,然后松了一口气——没发现什么错误。这是一道简单的证明题,我已经做了四次了,从星期一到星期四,每天都要重做一遍。
第一次重做是因为我的跳跃性思维,在证明过程中漏写了一个显而易见的步骤。我的班主任从来不喜欢“显而易见”的东西,她认为任何一个需要两个或以上定理或公理推导的过程都不是显而易见的。如果你当面对她说什么“很显然”、“易证得”的话,那么,你的脑袋有一定概率和她的手掌亲密接触一次。
第二次错误比较冤枉,她在我抄写的题目中的一个错别字下划了一道红线,然后在整个题目上画了一个大叉。她的作业从来都是要抄题的,也就是你要把问题一字不漏、一字不错地抄在作业本上。这本来也没什么,大致上浪费你2分钟时间。但要命的是要求一字不漏、一字不错,标点符号亦不例外。我很佩服她居然有时间、有精力、有能力检查你抄写的错误!由于佩服,我继续做了第3次。
可惜这次太紧张了,在写字的时候不小心出了点笔误,我在失去耐心的情况下,稍稍涂了一点点,把撇改成撇折。希望她看在我已经重做了三次的面子上放过我吧。按规矩出现这种错误是需要重做的,或者剪一张小字条把错字帖掉。不过,作业发回来的时候,我失望了……
老实说,她的作业量并不大,一般人花半小时就可以做完。我会更快一些,因为在抄题的时候我已经有了思路。不过我经常要做一些额外的作业——重做昨天做错的题目。作为一个乖孩子、好学生这也不过分。问题是天天重复我已经滚瓜烂熟的东西实在是令人受不了。对于一个从小学第二次数学考试开始就没再得过满分的人来说,一点小毛病实在是太正常了。以至于半个学期以来我天天都有题目要重做,这个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头啊!
我尝试过辩解:“其实我会啊!您看我都不是错在思路上!”,老师的回答很简单:“会?那你为什么错?”
是啊,为什么?我相信很多人(如果不是所有人的话)都曾经有这种感觉,为什么明明会的东西还能做错。其实老师的回答暗示了一个令我吃惊的事实——你还不会!
真的,不是粗心,是不会!你不会完完整整的推导过程;你不会一字不漏、一字不错的抄写;你甚至不会写字!
既然不会,那么只有使用最笨的办法,重复练习直到会为止,直到这一切都成为本能反应!这时候我们才能说:我会了。
真是毕生难忘的经历啊!
这个能力反映在考试上是令人吃惊的,我后来考试都不用检查就可以交卷,而老师都会拿我的试卷作为标准!我们班的数学平均分比其他班高10分!但是其他的数学老师都认为是正常的。因为她不仅仅对我一个人这么严格,她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她花在我身上的时间还算是比较少的,她仅仅家访过我一次。但是班里其他同学,尤其是那些成绩中不溜秋的平均每学期都会家访一次。她不但对我们严格,对自己也同样严格。她的板书从来都是工工整整的,偶尔写错一笔也会擦掉重写。每个学期写评语的时候,她都会先起草,然后给班干部或者学生代表过目,力争准确无误。然后再请写字漂亮的同学抄写到学生手册上,最后再自己检查一次。如果有错别字,她同样是用剪好的小字条帖上,再修改。
毕生难忘的经历是毕生受用的,作为程序员我可以做到几百行代码,不用调试就通过。更重要的是我一直提醒自己:错就表示不会,会就不可能出错。

应试的教育的极品老师
我从来没有过国家,国家已然被强盗劫持,我出卖什么国家?
我从来没有过灵魂,灵魂已经被主体枪毙,我出卖谁的灵魂?
国家是一个神圣的文字,你不要随随便便地亵渎,
至于灵魂,在我们伟大的唯物主义祖国,早就不存在了,
这里只有物质,没有灵魂。

相关信息:


欢迎光临本社区,您还没有登录,不能发贴子。请在 这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