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开发网: 论坛: 好文共赏: 贴子 719716
Ostrich:小故事
从前有一个地主,手上有一大块地,这块地呢要种些新的庄稼,这些庄稼很时髦很先进,村民都需要,有了这些庄稼村民的精神文化生活就有着落了。可刚开始本村儿没人会种啊,没办法从邻村儿请了个姓司的佃户过来种。这个佃户厉害,不仅在他们自己本村儿种满了这种庄稼,还到好多其他地方种,赚了不少钱。

  这个姓司的佃户确实很牛,帮地主很快种满了,收成也不错,村民们都挺高兴,说自己终于与国际接轨了。地主也挺高兴,自己手上别的没有,大片的空地可多的是。于是他又弄了一大片地让这个姓司的佃户去种,这佃户不含糊,很快又弄好了,还满嘴新名词儿,告诉地主说这叫‘扩容’。

  可后来地主觉得不对啦,这姓司的佃户活儿是干得还行,可工钱要得太高啦。同样的钱,本村儿的佃户能请七八个。地主挺聪明,他跑到邻村一打听,得知他们村有一个姓朱的佃户最近也会种这种庄稼了……

  地主挺高兴,连忙把那个姓朱的佃户叫来让他和姓司的一起出价,谁要的工钱低就把地给谁种,说这叫‘招投标’。这下姓司的不爽了,他一看这姓朱的不就是原来自己家里一远房亲戚嘛,怎么学了本事跑到这里来抢饭碗来了。气愤之余没办法还是得降价,降价了还被姓朱的抢去一小块。这时候地主也有新名词儿要对他说啦,地主说这叫‘平衡’。

  照理说,姓司的和姓朱的一起分着种地主的地也还算过得去,因为这个地主尝到了甜头后把越来越多的空地拿出来啦。可后来这两个外来的佃户做梦也想不到,这个村儿里一个姓花的佃户每天晚上偷偷到地里把他们俩的手艺学到了一些,也来找地主要求种地啦。

地主一开始也不愿意,因为觉得这个姓花的原来没弄过,怕他弄不好坏了自己的名声和收成。可这个姓花的厉害啊,他每天软磨硬泡待在地主家里给人家端茶送水,还动不动拿自己家的牛车死活拽着这个地主到自留地里去看自己种的庄稼,说自己保证没问题,要是出问题了马上给换。

  地主心想,你换得再勤也是坏了我的事儿啊,于是还想拒绝。可这时本村儿的村长出来发话啦,说这肥水不能流外人田啊,你也得适当考虑考虑咱自己人是吧?村长也有新词儿,这叫‘支持民族产业’。

  地主心想也是,万一将来你姓司的和姓朱的俩人在庄稼里下点药,那我不得吃不了兜着走?老话怎么说来着?肉烂在锅里!于是,姓花的佃户也开始给地主种地啦。这个姓花的要的工钱只有那两个外来户的一个零头,活儿也越干越好,地主开始高兴起来啦。

  这下,姓司的和姓朱的两个佃户着急啦,再怎么降价也降不到跟这个姓花的一样啊。这俩外来户从外村赶过来,算上车马费运费什么的,成本肯定比姓花的高。怎么办呢?

  呵呵,达尔文告诉我们,任何生物都会改变自己的习性以适应环境,这叫物竞天择,也叫进化论,对吧?这俩外来户也不是拧成一股绳一致作战,不过他们各自都异曲同工地想到了相同的方法:不就是本村人吗,不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吗?我也找本村人啊,我给他们好处啊,只要我拿到了地,就什么东西都回来啦。

  于是他们开始悄悄寻找村子里跟村长和地主关系铁的村民,通过这些村民跟村长和地主谈。你还真别说,这一招挺管用,他们还真的都各自保住了自己应有的份额。这下,这件事儿在村子里传开啦,村民听说帮着牵个线儿就能有好处,这种好事儿到哪儿去找啊,于是没过多久,只要地主一有新地拿出来要找人种,一大堆村民就会跑到姓司的和姓朱的那里去,拍着胸脯说我帮你搞定,包在我身上。

  这下这俩外来户又傻眼了,到后来他们也弄不清谁是真能起作用的人,谁是拆白党。而且,更有趣的是,那个姓花的本地佃户到后来居然发现原来有些事情也不是凭着自己是本地人撒撒娇就能搞定的了,他也需要去找一些神通广大的人才能达到目的。

  简而言之,”我抬头伸胳膊做了一次深呼吸,“后来村子里的环境越来越复杂啦,村子里的新名词儿也越来越多:那些神秘的有能量的村民被称为‘枪手’,有的还用洋文,叫“Coach”;找到这样的‘枪手’事先安排好一些准备忽悠人的事情被称为‘做局’;几个村民偷偷做些别人不知道的事儿叫‘运作’;把平日村子里每天都会发生的比如儿子老子分家或者娶媳妇叫‘整合’或者‘重组’……两个村民街上碰见了点头打个招呼聊两句现在也有了专门的新说法,叫‘头脑风暴’。
Nothing is impossible to a willing heart.

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怕个鸟!

--
================================
以下发言已被绿坝软件自动屏蔽
================================

相关信息:


欢迎光临本社区,您还没有登录,不能发贴子。请在 这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