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开发网: 论坛: 好文共赏: 贴子 745959
pigprince:[转载]大陆医生谈收入
[转载]大陆医生谈收入
看着挺实在的,转过来吧


本人今年45岁,84年大本,87年研究生毕业,很正规的医学院校毕业。随后分到中部一家大型医院干了4年临床,91年先到欧洲的实验室混了几年,后来到临床上干了2年后回来了,也算"海龟"吧。先在广东的两家医院做了5 年,01年底被"引进"到上海,现在上海工作,属于手术科室的医师。对于我的毕业院校和专业,大家就没有必要弄清楚了吧?因为涉及到太多人和事,说的太清楚了也不好。职称在去年才进入正高行列,郁闷吧?属于死心眼不会来事儿的那种。
    由于转的地方多,在不少医院都有同学、同事和同行,大家也经常交流,不过只对北京、广东、湖北、湖南、上海、黑龙江、辽宁和四川等地比较熟悉一些,工作中也接触不少来自外地的进修医生,对各地医生的收入也了解的不少,但比道听途说的好得多。
   先说我自己的收入:91年前在工作了4年整,才积攒了人民币700元,那时候很穷。记得出国上飞机前,老婆说马上要生孩子了,你总得给我留点钱吧?我就将学校发的所谓服装费800元,连同自己的积蓄,一共1300元,全给了老婆。留下200元到北京。好在是公费出国,签证什么的都不要自己跑,所以记得清清楚楚。出国期间,收入一般在3万美元左右(汇率变化很大),所以回国后经济上还算不错,没有很窘的感觉。回国的理由也很简单:老婆没什么专业,又不愿意出去,闹离婚,我舍不得孩子,也算是孝子吧,看到父母年事已高,就回来了。领导要我去谈爱国经历,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就回绝了。下场不说大家也清楚,现在回头看:很傻。
    当时月收入是工资加奖金2800元左右。我去时是中级,病人送红包是有的,但一般在200元左右一次。由于是外来医生,与本地医生之间在红包上"竞争"很激烈。97年任科主任,有了行政资源,但实际上调不动当地医生。唯一好处是可以做自己想做的手术,对水平提高很有帮助。收入上有所改善,但并不高。当地医生将外地民工和没有钱的患者,以及危重病人都推给我,所以我在这几年的内分管的危重病人,竟然比在大医院里10年内管的还多。收入比会讲粤语的住院医生可能还少点。我一般不开药,所以没有收受回扣,到现在心里也很坦然。离开广东时,大约挣了8万元工资奖金外收入,平均每年1万多一点。到上海时,我的手术水平已经很高,加上我的留学背景,所以被"引进"。单位不分房,给我25万元住房补贴。来上海时举目无亲,所以不得不买房,现在上海的房子成了天价,很感激当时的院长。庆幸自己买了一个平价房。
    在上海工作4年,终于成了正高。不是水平不够,而是现在的晋升机制不好,都要看论文。国内的人写论文水平很高、速度很快,从国外回来的反到不大会写。个中原因这里已经有了很多讨论,此不赘叙。附带说一句,我研究某疾病与某激素间的关系,开始共做了 400多例。比国际上任何人做的都多,没有半点假。但由于前几年国内强调检测激素的单位一定要使用nmol/L这个单位,而不是国际上通行的IU/L,但这种激素的分子上的糖链是不稳定的。结果无法换算,现在得重新观察,大家说是不是很郁闷?后来有位医学会的前辈告诉我,上海有次观察一个与血压有关的病,一个6000多人的大样本资料也是这样的原因给废了。
    现在回到收入上来。现所在的医院抓红包出了名。结果少数熟人介绍来的病人就改送交通卡。前三年一共收了30多张交通卡,每张金额170-200元,多数是 170元(30元的卡费,也有多充30元的)。去年5月刮起廉政风暴之后,就很少有人送交通卡了。我一直坚持不开高价药,所以也没有回扣。现在药厂的人很厉害,都是看工号给,我是高年资医生,不直接开处方,所以得不到。每周出门诊一次,就一个上午,才接触门诊病人。医务科告诉我,前三年我开的药一共有 190000多元,连20万都不到。不如别人一个月的工作量。前不久药房看我开了一盒甲硝唑泡腾片,说"还是大博士呢,还开这种药!"。病人以为我开错了,闹到医务科,结果是药没有错,而是这药太便宜了(3元多)。我才知道我是全院嘲笑的对象。
    我现在的收入是:月工资收入2600元(税后),奖金一般在2000-4000元之间。年收入大约是7万元左右。
    我爱人是内科医生(主治医生3年)。以前一直在急诊,奖金大约2000多元,在内科系统是很高的了。工资1100多元。年收入在2万到3万之间。由于长期急诊,把身体搞垮了,得了频发室早,现在回病房,在各病房轮转。从而我知道了病房的灰色收入:呼吸内科和神经内科:药品回扣比较多,大头,多的时候可以拿到5000元。心内科,做导管是大头,但是只有几个主任级的人拿,多数副主任医师和所有主治以下的小医师都没有份。其他专科都很少。一般在200 元。红包也就是几百元。顺便说一下,神经内科以前主要是主任拿,其他人都拿不到。后来换了个主任,大家一起分,才发现原来有这么多。但是这个主任干了一年多,就被排挤走了。跟不遵守游戏规则也有一定的关系。
     现在上海搞医保,每张处方不准超过250元(急诊),我所在的科室不准超过156元,所以想开有回扣的药也比较难。
     04年后,一家小医院成为我现医院的挂靠单位,科室派我每周去一次门诊,每月增加收入2000元。去年是不管去不去都有,今年对方改革,去了才有,不去就扣,按每次400-500元的标准扣。不过这部分不上税。这样,全年收入有所增加。另外,从去年起,在上海培养的进修医生陆续回单位,偶尔请去做手术,每次手术费用,都是由家属随意给,我很少开价。据我所知,普外与妇产科这些大路专业,行情不好,一般是800-1000元一次。有的给交通费,有的不给。
    由于在本单位不大得志,一直很郁闷。今年时来运转:有家条件比我现医院还好的医院缺科主任,主动找我去。对方请我过去做了3次手术,参加了2次疑难病例讨论,讲了三次课(比第一次来上海考试的项目多多了!)。我对院长说,国内的科研基本上是做不出来的,你如果看课题,就别找我了。院长是上二医的研究生毕业,有同感,所以也不在科研上为难我。上下都觉得不错。院长找我谈了2次,说:现在有真才实学的不多,他们愿意帮我付违约金,中间人说可能会再给我50万的安家费或交通费。我也没有多提条件,准备过几天去签约。现单位又想留我,但又不知道怎么办才留得下。因为我从来不与院长打交道,他也不知道我脑子里想的是什么。我也是趋利动物。这是我自己的情况,也有我爱人的情况。大家有兴趣,再谈我所知道的其他情况。由于我求职了好几次,所以对各地医疗的情况知道得比较多一点。据我所致,现在在中国做医生,收入与水平不一样。与职称的关系也不大。从与同学和同事交谈的情况来看,大致可以分以下几种:
牛皮大佬级:年收入大约在50万到100万之间。我有个同学自己就说有这么多。据大家在一起交流分析,这级别的人实在太少,而且局限在少数几个专业:如会做搭桥手术的心外科医生,做心导管的心内科医生,做导管的神经内科医生(有的医院是神经外科医生做),做肝手术的普外医生,做腔镜的普外医生(仅会做胆囊切除已经不够了)和泌外医生等,全国也就那么几个,数都可以数得过来,所以这样的人很少,不代表医生全体。这些人一般的红包不收,只收大的,另外在外做手术,一般都是3000-5000元。再多的没有听说过。所有的临床科室加起来,估计全国也就100来人左右。当然不排除个别人超过了100万的,但是估计也超过不了多少。当然,珠三角地区的某些科主任甚至主治医师也在这个级别之类,但是那主要是地域差所致,我觉得最好不算在这一级内。
脑外科医师收起红包来,也很牛皮,多数也属于3000-5000元这个级别,但是由于在别的医院做脑外手术风险很大,所以到外面做手术、走穴的脑外医生比较少。结果使脑外同行在每个医院的内部都很牛皮,但是进不了第一梯队,只得进入第二梯队:20-50万这个梯队(大牛人宣武医院的凌锋教授到处建立脑血管病中心,实在是个例外,把她归于上面的牛皮大佬级,好像都有点亏待了她老人家,应该属于超牛皮大佬级的了)。这个梯队的还有不大外外面做心导管的教授、做肿瘤的教授、会做关节镜的骨科医师,会做前列腺电切的泌外医师等,当然更多的是心很黑的科主任一级的人。估计全国有数万人之多。这两个梯队的人名声很大,但是数量也就这多,不是全国医师的主体。自己开业的口腔科医师,好的属于这个档次,差的属于下一个档次。
第三梯队的人是8万到20万之间的,这是大多数,一般大科室的主任、有博导头衔的教授等。多数大学给教授定岗,但是临床人员很少有人拿到。少数副高也可以达到。估计这一档次的人数以十万计。名声好点的三甲医院的普外、妇产、麻醉、眼科等行业的主任医师、副主任医师基本上都可以进入这个行列。顺便说一下眼科:其实眼科的手术很小,做白内障很好来钱。但是由于这个行业内搞了个"复明万里行",尽是香港来的医生,而且不要钱,结果这个行业的行情反到不是很好。
至于主治医生,是临床上的主力军,收入并不是很高。当然并不排除某些人开药时狠心得很,但是据我所知,多数人并不是很高。少数人在第三梯队,多数在这之下。最近问了来自湖南、四川、河南、湖北、黑龙江的几位进修医生,他们都是二级医院的科主任,职称主治或副主任医师,收入一般在2000元左右(红黑灰白全加起来)。云南来的一位说不超过16000元/年。他主要靠他老婆,在玉溪卷烟厂工作,日子还过得不错。我也观察了一下,他(云南来的那位)来上海很久了,一般都不到外面去玩。最近实在是不好意思了,与几个新来的到苏州去了一次。
最严重的是我有一次到商丘某医院去做手术:整个病房只有2个病人,而且是约我才去的。走时我很不好意思拿那钱,但是同行说,如果你不拿,我们就更没有收入了。他们告诉我,全年的收入大约在15000左右。不过,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到那里去了。实在是心里不安。
平时与同行聊天,尤其是与网上的朋友聊,大家是比较放得开的。所以基本上是真实的。据我所知,广州、大连、哈尔滨、深圳的医院,红包不仅存在,而且给的量很大,开药也很厉害。上海的长征、长海和东方肝胆这三家医院很特别,医院成本由军委拨款,收入归自己发奖金,当然牛皮得很。由于地方go-vern- ment管不着,军委又不管,所以收红包在上海也出了名,基本上是3000-5000的给,他们也敢收。地方上的医院如肿瘤、五官科、瑞金、仁济东院、胸科、肺科、市一、市六的骨科、市九的整形等,也都不错。其他的基本上是上不得台面。大家竞争得连饭都吃不上,谁给你送红包?
无论在哪里的医院,医院内的穷人也不少,如护士、中医科、康复科、病理科、输血科和检验科等科室的医生,谁送红包?连生存都是问题,你还想红包和回扣?即使是在上面说的几个好的城市,好的医院,也没有人送。不过鱼有鱼道,虾有虾道。检验科的主任可以靠吃试剂的回扣,大医院的病理也有一点,但是不多。年手术量少于1万台的医院的病理科,生存基本上都比较困难。小医生更惨。护士、中医、输血、传染和康复,什么都没有。所以大家有亲友的,如果不是白求恩,还是不要学这几个专业。我本人科室今年3月有个40多岁的护士丈夫猝死,养活一个上高中的孩子,还要供房,突然一下子就很窘了。开始大家还捐了点款,但是以后呢?
护士的奖金在不同的医院和不同的科室,发的方法是不一样的。有的医院同一科室医护之间的奖金是发的一样的,有的是有差别的。如果不一样,这样的差别往往很大,甚至相差10倍以上。大家都不知道别的科室的护士奖金是怎么发的,但是你可以从那个科室护士跳槽率上可以看出端倪。有次我与一位护士长聊天,问某一个科室走的护士怎么那么多,我才知道这个秘密。
我有个同学,毕业后在卫校教书,95年卫校垮了,招不到愿意读护士的学生了,大家自谋生路(内地护校垮的速度比 97年香港的楼市还快),他在珠三角找了3个多月工作未果,我们大家把他扔给了在广州一家中等大小医院做院长老同学。做了医院的合同制医师,在检验科。一开始就做主任,但他从学校里出来的人胆子小,人家给的回扣一分钱也不敢拿,搞得我们那位做院长的同学哭笑不得,又不好说破。做了一年就下来了。每月工资加奖金加起来不到3000元。40多岁的人了,爱人还在内地,小孩要读大学,不知道他是怎么过的。毕业20年的时候,广东的同学就他一人没有回去。估计是钱的原因。
麻醉这个专业很特别。广东的病人给红包,如果给的话,满天星式的给,就是管床的医生,人人有份,但是大家都不多,一般在200左右居多。主任级的多点,主刀的多点,也就300-400元左右,麻醉也有份。但是在内地,多数只给主刀的,不给麻醉师。所以麻醉医生的红包,每个医院跟每个医院都不一样。
骨科医生是另外一个很特别的代表。除了工资奖金红包外,一次性器械的回扣是大头,远远超过前面几项的总和。我有一个远房侄女,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就做骨科一次性耗才的推销,对这方面的情况了解得比我清楚得多。她找了一个骨科医师,爱人才30岁出头,就买了房和车,比我有出息。骨科医师的红包也不是全由患者给的,更多的是来自车祸、外伤中的另外一方。不仅量大,而且源源不断。同样是骨科医生,做骨病的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广东珠三角地区是个地区上的异类。那里的医生,别说手术科室,就是辅助科室(一般没有人送红包),只要你胆子大,收入也会不错。有个仁兄在某军医大学毕业前夕,与政委打了一架,跑了。部队要捉回去审判,这老兄在广州买了一套假身份证、假证件。本来是个心地很善良的人,到了这一步,横下一条心:不知道哪天被抓去坐牢,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每个去拿检查结果的人都得送(恕我故意不说他所在医院和科室),不送他就不给结果,要么说机器坏了,要么说还得再看看,就是要你傻等。反正那里的风气也很差,大家见多了反而见怪不怪了。这样几年下来,竟然比临床还强。本来回去最多不过判三年徒刑的事,结果把自己在心理上判了十几年。
所以谈医生的收入,有以下几句话:同一医院的差别很大,同一级别的差别也很大。不同的专业差别很大,不同的医院差别很大,不同的城市差别更大。大到什么程度?10-30倍之间也是很正常的,主要看你怎么样做。
我自己知道,我在药上,做的是问心无愧,但是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过。至少在来上海之前,拿他们的钱来上海开了两次会。医药代表为了医生多开药,一般都要在所在城市开个药物推广会,请各大医院的科主任或相当于这一级别的医生参加。参加后一般是吃顿饭或者给你一点交通费。我当主治医师的时候参加过几次,那时候多数给50元,后来就不大去了,有了请贴就交给下面的小医生或研究生,他们实在是生活的很苦(现在上海的研究生好像每月只有200多元的生活费)。听说现在的药介会以100元居多,偶尔有给200元的。
但是我还是收过病人的红包,虽然不是很多,也失去说别人的资格。只想对大家说,你的亲友就诊时送不送红包,对医师处理好不好一点关系都没有,唯一区别是服务态度会有所不同。手术其实都是一样的做。我收时坚持四项原则:穷人、绝症患者、很要好的同事和领导介绍来的病人不收。但恰恰是后三种人构成了送红包的主体。农村来的人、打工的人送的一般不多,基本上就100元左右,还有送几十元的。我也来自农村,于心不忍。至于后面的几类,收了之后麻烦事很多,你就象他家的奴隶。我不愿意这样,不收的话,半夜里他打电话过来,我牛气十足:明天再说!如果收了就不同了,就是你正在跟老婆做爱,也得停下来,他跟你说个没完。从送红包的大小也可以看出各行业的污染程度:我在广东时,有个法官送了两千,他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我帮他母亲出院,不要做手术了(也是可做可不做的那种)!另外,有一个中级法院副院长结婚多年,他老婆看了好多医生都还是生不出孩子,我帮他们介绍了一个很优秀的妇科医生,生了孩子后,他送了我一台洗衣机,一直用到现在,蛮好的。这是我从医以来收受的最大红包,而且没有任何风险!真的是使我感到非常意外。我的专业属于大众化的那种,2000元以上的红包在广东那么黑的地方也是很罕见的,手术的病人反而没有给过这么大的。
据我所知,对医生,大家有很多误解。我在内地的时候,大家把广东的红包描绘成遍地黄金,但是等我去了之后,才发现红包是有,但是不是送给我的,而主要是送给当地会讲粤语的医师的。在来上海之前,朋友也把上海描绘成红包的乐土,但是到了之后,才发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所以局外人的感觉与局内人的感觉相差很大。我在上海的这家医院,也是三甲,但是送红包的人很少。请吃的也有,但是我吃不惯本地菜,基本上都拒绝。
广东中山大学肿瘤医院的院长对人说他们的收入人均8000元,我估计不是收入,而是人均劳动力成本。我所在的医院院长就多次说过,我们医院的平均收入是7万,比瑞金还高,大家听了笑笑,谁也没当真。我去年还是老副高,爱人是主治医师,我们的人均绝对应该在平均以上,但我们算了一次(连值班补贴都算进去了),两人加起来才刚好10万。其他人的感觉也是没这么多。后来我们遇到一个搞财务的,问了之后才知道院长所说的"人均收入",应该是"人均劳动力成本",除工资奖金外,还包括四金(去年大约占工资总支出的12%,而且每年都在上涨)、医疗事故保险,"引进"我这样的所谓人才、退休老同志的补贴等等,还有工会等发的降温费啊等等什么的,这些都是看不见、到不了你的卡上的。有接近25%的成本是看不到的,历史久的医院更高。院长们为了吸引所谓的人才,对收入一般都吹的天花乱坠。尤其是到了海外,或者与回国的海龟类谈判、聊天,都喜欢夸大自己的政绩。我找过好几个单位,遇到的院长基本上都是这类人物。你如果想到某医院去求职,假如你听院长、副院长的话,不吃亏是不可能的。只有打听那个科室与你的级别一样的人,得出的结果才是比较接近实际情况的。这是我在国内求职后得出的唯一体会和经验。例如,某手术科室在5月没有领什么物资(如敷料什么之类的),成本很低,而5月份又是手术高峰,这个月的奖金就会很高,甚至超过1万,到了院长的口里,很喜欢吹牛,说这医院某某科的奖金已经有一万了。其实,其他11个月的平均可能连2000都不够。本人自己就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前两次所谈的医生收入,讲的比较宽范。大家已经有了个大概的估计。现在谈谈我所知道的县级医院几个医生的收入。我平时与县级医院的医生接触不多,因为进修的医生多数来自地市级医院。不过,今年4月底,家父以80高龄、肺功能中度损害接受前列腺手术,住进当地县级医院。本来早就要做手术的,但是老头怕死在上海,说什么也不愿意在上海做。当地的医生又不敢收,我就请了在当地县级医院工作的校友张罗,收进去后请我同学去做电切,效果很好。在请他吃饭的时候,顺便请了在那里工作的几位校友做陪,聊了一下。
我家乡位于中部,是所谓的鱼米之乡。这在几十年前代表富庶,而现在却正好代表贫穷与落后。不过,我看市政建设等设施都还不错。基本上代表了中部中等地区的水平。我有个同学是内科医生,在医院做副院长,不过我回去的时候他正好出差在外,没有见着。低我一年的一个在做骨科主任,低我两年的一个在做病理,高中的一个同班同学上的是医学专科,现在是检验科主任。他们三人的职称现在都是副主任医师。工资收入大家都差不多,1100多元吧。
在这三人中,混的最好的当然是骨科主任。他住的老丈人的公房(法院系统的),老婆是药剂科的,没有文凭。据他说两人收入在当地算是不错,患者95%以上是农民,所以大家送钱的很少,几乎没有。即使有,也就给个100元左右,算是很大的了。偶尔遇到车祸,车主希望早点给治疗好,会给的多点,有三五百元的。不过,农民都很朴实,送腊肉、请去钓鱼、大米、香油等等土特产品都有送,还有送鸡的。"东西是吃不完的,你想要就到我宿舍去拿,还有几壶油"。他调侃了我一句。县城也有人开始买小车了,他说他还买不起。据他后来私下告诉我,平均下来,一年的收入在2万多元,三万不到,在当地不错。但他爱人就那么一点工资,几乎没有什么奖金,科里的头儿也许有点回扣,但是轮不到他爱人那级别。
做检验科主任的那同学,由于没有考上大学,与我总有点隔阂,所以一直说不上知心话。从来没有家属人请他吃饭。所有试剂销往农村时,价格本身都很低,所以回扣也拿不到。不过,他爱人在银行,生活还过得不错。
那个做病理的仁兄最惨。他爱人是护士,两人在医院都属于低阶层,红包、回扣、请吃绝对是奢望。好在每天的病理工作量不大,下面有两技术员。他每季度(不是每月!)的奖金是300多元,生活得很惨。他弟弟没有上过大学,也没有职业,开了个很小的杂货店。他每周抽2天到省城去进货,他弟弟照看店子,既解决了弟弟的就业问题,又还能补贴一点家用。他跟我说了好几次,问我能否帮他在外找个好点的单位。我实在是很矛盾,一是我自己本身混的不好,没有一官半职,二是他的水平,由于没有受过很正规的毕业后培训,怕弄出来之后承担不起那个责任,所以我一直没有帮他。他后来也就不再要求我了。对于医院下层的这种人的生活,局外人一般是无法理解的。
还有一位朋友的爱人,在邻县县城的第三医院妇产科做主任。医院有三百多人,其实就相当于镇卫生院或中心医院,想请我介绍到好点的医院去进修。我也顺便问了一下她的收入情况。由于她所在医院上面还有三座大山:县中心医院、县妇幼保健院和县第二医院,所以她所在的那医院效益不好。谈到收入,她说,大概一年可以拿个1万多吧。从穿着上看,我相信她没有说谎。说缺医少药是农村,县城基本上一不缺医,二不少药,但是大家的收入就这状况。
前年冬,受我表哥之邀,利用在当地省城开会的机会,回家乡的镇卫生院去给我那改嫁的舅母做了个中等大小的手术。我本来很不情愿去做,怕当地设备不好,但拗不过当副乡长的表哥(他们实在是没有钱到县城去做手术),我还是去做了。之所以去,是因为我舅舅在我表哥1岁多的时候就去世了,舅母不久改嫁,新家的日子过得也非常艰难。不过我们一直很敬重她,母亲说还得感激她在59年的时候,作为新娘子把自己的口粮省出来,给我大哥吃(二哥跟着教小学的母亲结果就给饿死了),对我们家是有救命之恩的。手术前洗手时,用的是个生了锈的脸盆,已使我吃惊不已。到了台上,才发现只有两把腹腔拉钩、一个刀片、7把血管钳、5块敷料。"真正的"合理化手术:只要随便掉一件东西到地上,手术就得完蛋。我嫌器械太少,院长说,不够用的话,还有一个产包(平时只做阑
尾切除和剖宫产)。所以跟我做助手的院长,不断提醒我"教授小心,教授小心,别掉了,别掉了",搞得我哭笑不得,冷汗直冒。手术后,我跟院长聊天,才得知在这近5万多人口的镇里,就这么一个卫生院。最高档的仪器是一台在省城里早该淘汰的B超,我看了一下,真正的雪花飘飘。还有一台X线机。卫生院全年的毛收入连同下拨的财政拨款,加起来一共是130多万,要养活50多人。我本想问下他们的收入,但是一听到这里,我就打住了:绝对比农民少!病房里空荡荡,床已经很老,被单基本上都是破的,护士们有点无精打采。手术虽然很成功,但回到上海后,我还是后怕不已。所以说,中国的医生收入,如果不加上定语,说是那一级的,对多数人来说,是绝对不公平的。
不久前,家乡go-vern-ment住沪办事处主任请在沪的家乡人吃饭,我有幸被邀请,他告诉我,现在家乡(县级市)有 100万人口,曾经有3家公司在沪深股市上市(不过有一家被ST,一家被别人做了大股东,还有一家效益好得不得了!),去年的财政收入有8个亿,市里留下来的也有2亿多,在内地属于比较好的那种。周围的两县级市,一个M市的财政收入也有7。8亿,但有160万人口;另一个T市有120万人口,却只有4.2 亿的财政收入。他告诉我,县城里最好的单位就是市中学(当地最好的中学),老师人均收入大约是每月3000元,接下来是市中心医院(当地最好的医院),人均大约是2000-3000元,一般单位和公务员都只有1000-1500元了。听到这里,我感到深深的悲哀,因为在一个财政状况这么好的县级市里,医生的收入与老师的差别还这么大(当然我也赞成老师应该高点),这只说明go-vern-ment和我们大家还一直没有把改善自己的卫生状况放在第一位。人的命在go-vern-ment的工作日程上还排不上号。没有钱时如此,有钱时还是如此!(老师的收入高主要是因为大家都要过高考的独木桥而已,他后来解释到)。
附一:
昨天晚上与一个新到上海市普陀区人民医院(原纺织三院)的医生吃饭,说他所在科室(五官科之一)的医生们,每天都带饭到科室吃(我院护士还是有不少带饭的,但是医生几乎没有了),奖金才300多元(在上海生活应该是辛苦的了)。不过我没有与这个医院的医生直接接触,算是听到的吧。
附二:前一文说20-50万这一档的人,全国有数万人之多,恐怕不实。后来与朋友计算了一下,从全国的医院有6000多所,但地市级以上的好医院并不是很多这个基本点出发,计算三甲(北京最多,虽然有60多所,但多数三甲并非名实相符,真正好的也就10多所;广东次之,有近20所;上海有13 所,加上东方医院、普陀区中心医院、长宁区中心医院、闵行区中心医院、杨浦区中心医院和松江区中心医院这几所好的中心医院,也才近20所;而其余省市一般不超过5所。有些部队、厂矿企业的所谓三甲,无论从水平、患者群,还是收入上看,都与地方的二级医院差不多)中有可能拿到20万-50万的人,估计这数字应该在1万左右,所以这里更正为数千人似乎更好一些。对于医院内的黑手,大家的注意力多数集中在临床一线,但是还有这样几个黑手,那才叫真正的黑,我试举例如下。
院长副院长、药剂科长、药事委员会成员、后勤科长等,大家都很熟悉了,我就不再说了。只说大家不大注意的几个:
器材科长:绝大多数医院尤其是床位在500张以上的大医院,拉出来全杀了被冤枉的不多。对一次性器械,他们一般要求的回扣率都在20%左右。比方说强生公司的手术缝线,有的医院卖52元,有的卖60元。为什么有这个差别?主要就是器材科长这一关。几乎所有的耗材都是这样的。广东某医院有个混混98年当了器材科长,99年的时候公然叫嚣"我要在三年内搞定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大家开始都以为他发烧,笑笑也就算了。后来他果然在02年拿了一个面上项目,大家才知道国家自然基金委也很黑。我离开那里的第二年,他们购买了一台腹腔镜和一台宫腔镜,还没有任何与之配套的任何器械,竟然花了90多万,而当时的市场招标价,包括腹腔镜和宫腔镜的手术器械还不到60万(大约15万)。我手术中使用的一种电凝刀头,在我现在的医院进价是4900元,但我今年5月到外地一家医院去做手术,带去一把,销售方给开的发票是4700元,回来时给了我500元的回扣。我做了这么多年,才第一次知道回扣是这么多,原来都被器材科长拿去了。我觉得自己受了骗,可是我前不久到上海的一家医院去做手术,发现他们的这种刀头(同一型号同一销售商卖出来的),才4200元!所以才知道这才是真正的底价,才晓得我医院的器械科长是怎么个家伙。
保卫科长:医院的保卫科长根本不跟病人打交道,怎么可能会有钱呢?这里的奥妙一般人不知道。医院的保卫科长有钱无钱,就看这家医院的停车场大不大。明白了吧?可以这样说,停车收费是个无底洞。我们以前都不知道,还是我以前所在的医院保卫科长竞争上岗,捅出来了,后来大家才真正佩服。一家中等大小的医院,每年的停车收费一般都在数百万元,但是从来没有听说哪家医院的财务可以把这笔钱要回来的。另外,保卫科管消防,消防器械在医院的用量很大,其回扣是个公开的秘密。
伙食科承包人:现在后勤社会化改革,但是医院的食堂,无论是职工食堂还是病人食堂(有的叫营养食堂),每年的利润基本上都在百万以上。但是帐面上却是亏损的,搞得医院还得给他30-50万不等的补贴。
手术室护士长:这是全院权力仅次于后勤院长的角色,本人换了两家医院,领教了三个手术室护士长的厉害程度:一个比一个绝。所有与手术有关的一次性使用的器械,其进货除了器械科长外,如果你搞不定手术室护士长,你就休想做下去。科主任也不行。她可以使用各种借口,让你使用一个替代产品。你如果不服输的话,她会使用以下手段让你做不下去:派实习护士给你做重大手术的助手,或者干脆到了手术的最关键时刻,告诉你,你要的那种材料昨天刚刚用完。最流氓的手段就是说,今天手术室没有人手,你那台手术停了!让病人跟你吵去吧。她们吃回扣一般是与器械科长分成。科主任和手术医生对这些小的一次性耗材如缝线,大家都在使用,销售商也无法计算某一个医生的使用量,所以这部分基本上就被手术室护士长吃了。还有一次性使用的手术衣、消毒带、敷料等,这些东西与医生不沾边,都是手术室护士长说了算。你可千万别小看这些小东西,其使用量大得惊人!所以,你的亲友如果不幸做了护士,就尽量去做手术室护士长吧。
人事科长:我把人事科长排在最末,主要是因为我经过了广东和上海两个不同的地方,发现两地的人事制度差别太大,有的撑死,有的饿死。在广东,进人几乎是明码标价:护士 3-5万,甚至有10万的;内科系统医生4-10万,外科系统医生10万以上。不过,如果你读到博士以上了(成了引进的人才对象),这部分钱就基本上免了。所以那边的人事科长也做不长,大家都看到这位置。而我在上海,发现基本上不用送钱。当然,钱不是送给人事科长一人的,但是他与院长得大头。
财务科长:这里不讲那些公开***的财务负责人,那毕竟是公开的犯罪,很多人并不敢。这里讲公开的不犯罪的那种。大型医院的每日现金流量一般都在千万元以上,这是很大一笔流动资金。这笔钱胆子大的在外买卖股票,甚至给人做生意,胆子小的就放在某个储蓄所留着,财务科长吃利息。一年下来,也是一笔数百万的巨款!好点的科长会给下面的人留点,不好的一个人独吞。
欢迎访问新版:我读书我存在

[URL=http://www.freecoder.org/~phil]www.freecoder.org/~phil[/URL]

我爱大锁头啊!我爱大锁头!!!!

相关信息:


欢迎光临本社区,您还没有登录,不能发贴子。请在 这里登录